德邦香港
環球>>
中歐雙邊投資協定談判或今年敲定
發佈時間:2020-09-29 10:37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張生

2020年9月1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歐盟輪值主席國德國總理默克爾、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共同舉行會晤,中歐領導人確認,加快中歐雙邊投資協定(BIT)談判,實現年內完成談判的目標。這意味着自2013年啓動的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將可能會在今年年底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推進中歐BIT談判是中歐雙邊經貿關係中最重要的事項之一。該協定的談判於2013年11月在第16次中歐峯會時正式啓動。2019年4月,中歐雙方在第21次中歐領導人會晤聯合聲明中設定了在2020年達成投資協定的目標。

截至2020年9月,雙方已經進行了30多輪談判。一旦達成,中歐BIT將是中國目前所簽署的內容最為詳細和範圍最為全面的協定,它不僅為中國企業在歐盟的投資提供了一個統一的法律框架,也能使歐盟企業進入中國市場享受更加自由化的市場準入。在當前國際經貿關係面臨大變局的背景下,中歐BIT也會在很多方面重塑現有的投資規則,對國際投資條約機制的演進產生重要影響。

中歐BIT協定第一輪談判於2014年1月21日舉行。2014年進行了3輪談判,2015年進行了5輪談判,2016年和2017年,各進行4輪談判,2018年進行了3輪談判。進入2019年後,談判的步伐明顯加快,2019年共進行了6輪談判。到目前為止,2020年已經進行了6輪談判。第32輪談判於9月21日至25日舉行。中歐雙方自第4輪談判開始進入正式的文本談判階段。在第9輪談判中對協定的範圍達成一致,開始以合同文本為基礎來推進實質性文本談判。

中歐BIT談判的焦點主要集中在市場準入、公平競爭環境、投資者—東道國爭端解決(ISDS)機制以及可持續發展議題。

雖然我國已經與歐盟27個成員國中的26個成員國(除愛爾蘭外)締結了投資協定,但這些協定簽訂的時間跨度很大,具體的條款內容也不相同,有的條約內容比較保守,規定只有涉及徵收補償數額的爭議才可以提交國際投資仲裁。同時相比較如今自由化和均衡化的投資協定,這些協定基本都不涉及投資自由化和可持續發展的內容。中歐BIT一旦達成,對中歐雙方以及其他國家都是一種利好。

對於歐盟而言,中歐BIT能夠為歐盟企業進入中國市場提供更好的市場準入條件。談判文件顯示,在中歐BIT中,我國在市場準入方面作出了超過WTO框架下的現有承諾的保證。協定中包含的透明度條款也能夠確保相關許可和授權程序的公開透明,也能使歐盟企業及時獲取相關法律和信息,並以合理機會就相關法律的制定提出建議。

對於我國而言,中歐BIT能為日益增長的中國對歐投資提供一個更加統一和確定的法律保護框架。中美之間在貿易上的摩擦使得越來越多中國企業選擇投資歐洲。根據最新發布的《2019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2019年,我國流向歐洲的投資同比增長了59.6%,而流向北美洲的投資則同比下降了近50%。但隨着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中國對歐投資也面臨不少制度障礙。2019年4月,歐洲議會與歐盟理事會通過的《建立進入歐盟的外國直接投資審查框架條例》生效,並將於2020年10月實施。該條例確立了歐盟與其成員國出於安全或公共秩序的理由對外商直接投資的審查監管與信息共享機制,它也進一步推動歐盟成員國強化本國的審查機制,擴大審查範圍,降低審查門檻以及擴大投資者的披露義務。國際投資協定中的安全例外條款雖然允許東道國政府採取相關措施以維護國家安全,但投資仲裁的相關實踐表明仲裁庭仍會審查東道國政府的措施是否滿足善意原則等。這意味着受到國家安全審查影響的我國企業可以依據投資協定要求仲裁庭審查東道國政府的行為。

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歐盟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中歐BIT不僅能夠促進雙方間的投資流動,也能對其他國家的投資協定實踐產生重要影響。當前國際投資法治正處於改革期,中歐BIT談判體現的不僅是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相關經濟利益的考慮,更是共同應對當前國際投資法所面臨問題的正面迴應。協定的談判能夠為其他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訂立投資協定提供參考,也能協調不同國家在國際投資爭端解決機制改革方面的立場。

中歐BIT還能有效破解美國政府的“孤立主義”。在中歐BIT的基礎上,中國與歐盟還可以就世界貿易組織爭端解決機制改革、氣候協定談判、可持續發展等主題開展深入合作,凝聚雙方的共識,共同推動國際經貿規則的多邊化發展。

(作者系西安交通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責任編輯:張小軍
8320107
相關新聞